两夺金头盔 中国空战王

2012-12-07 17:32

相关阅读

关键词:

11月29日,激战了10天的空军歼击航空兵部队对抗空战比武——空军第二届“金头盔”争夺战落下帷幕,11名飞行员从全空军108名精英飞行员中脱颖而出,夺得本届“金头盔”奖。

值得关注的是,首届“金头盔”飞行员、成都军区空军航空兵某团飞行大队长蒋佳冀再次折桂,成为空军唯一一名连获两届“金头盔”奖的飞行员。

踏上飞行员之路

1999年6月,18岁的蒋佳冀从成都市第五中学参加招飞,四川省100余名通过招飞的应届高中生中,他获得心理品质测评最高分。民航率先把他纳入了招收名单。

蒋佳冀在座舱中

“我想开战斗机!”蒋佳冀做出了选择,从此踏上了歼击机飞行员之路。

有的人就是为飞行而生,“因为爱它,就想让它成为你的。”飞行,对蒋佳冀来说,就像恋爱,充满了激情。凭着这份激情,蒋佳冀在同批学员中脱颖而出。

在航校有个姓曲的飞行技术检查主任,对学员要求极其严格。面对蒋佳冀,他却情不自禁地大声夸奖:“飞行天才!好!没问题!”

准备出击的蒋佳冀

放弃晋升,只为驾驶三代机

加入战斗部队后,蒋佳冀迅速被提升为中队长,25岁时,他放弃了提升机会,加入三代机部队,从新飞行员做起。

蒋佳冀从2006年底改装新型战机起,亲历了成空对抗训练常态化的全过程,并“在这个过程中成长成熟” 2009年9月,在同批战友中, 他第一个完成新型战机改装任务,并作为唯一刚改装新型战机的飞行员,全程参加空军体系对抗。

蒋佳冀的爱机是我国歼-11B战斗机,性能先进,翼尖有电子对抗吊舱

首次获得“金头盔”

2011年,争夺“金头盔”的空战比武首先在各新战机基层部队展开。蒋佳冀所在团选出16名比武骨干,蒋佳冀入选。随后互为对手进行空战比武,最后选出8人参加全空军的比武。蒋佳冀成为八分之一。

“那段时间天天打,打了多少场,已经记不清了。最终确定的8名选手不是选出来的,是一仗一仗打出来的。”他回忆说。

2011年底,全空军百余名精英飞行员展开“金头盔”争夺战。

王牌飞行员的自信

此次对抗比武首次取消高度差,即“取消高度差的自由空战”。

通俗地说,就是在天上随便打,只要战机与战机之间的间距大于300米。“就是真打仗!意味着风险更大,争夺比以往更激烈。”

打得最苦的循环赛一对一对抗开始了。对手,是飞行时间、阅历都优于他的精英飞行员。对抗中,对手首先发现蒋佳冀。对手见自己有2000多米的高度差优势,向下急转想“咬尾”攻击。那一瞬,蒋佳冀一个急斜斤斗机动,迅速占据高度优势,并根据速度判断,斜半滚急转机头截获对手。激战中,大速度急 转抢先,过载超过7个G,接近了战斗机的性能极限。

全军对抗演习规模宏大

“那相当于7倍于自己体重的重量压在身上,下来手臂都是酸的!”他说,“高度紧张,特别专注,只想战胜!谁都想第一时间发现、第一时间锁定、第一时间开火。”

有一次,蒋佳冀与异型机进行对抗,双方杀进中距时,告警器发出了警报。他知道这是对手利用该型战机雷达更先进、中距占优势率先向他攻击了,他迅速进行钟摆机动进行规避。双方转入近战前,领航人员迅即报告对手方位和角度,蒋佳冀根据信息目视发现对手,立即垂直机动,反转“咬尾”……

这是自由空战的魅力,也是“空中杀手”们生理和心理面临的极限挑战。

对抗演习全天候进行

彻夜不息的演习对后勤保障和指挥控制提出了极高的要求

从淘汰赛到循环赛,蒋佳冀打了3场。两场一对一,一场双机对抗。每个人每场的分数是不公布的,但蒋佳冀表现极其精彩的一场被“透露”:总分48,他得了42分。

“我们的战法都是经过实战得来的。飞1小时,用3小时研究。每次对抗结束,才是训练的开始。”他说,这种研究,涵盖战法、弱项和改进方法,“一切都是为了练招式……未来空战是没有套路的。现在知道每个招式的意义,战时就能以不变应万变。”

演习中动用了我军所有型号现役战机

面对新的挑战者

在去年空军首届“金头盔”争夺战中,蒋佳冀以42∶0完胜对手。今年的表现依然非常出色,可今年的对抗赛中,他遭遇了一场“滑铁卢”,对手是比他还小3岁、1984年出生的新飞行员。

这是团体对抗中的一场,也是蒋佳冀所有对抗中输掉的唯一一场。当时,双方已经进入近距空战,蒋佳冀率先目视发现对方,但当时的攻击位置不是十分理想,他判断对手不具备目视发现条件,正在寻找最佳位置,对手却突然采用武器制导的方式对他实施了抢攻。

集结在基地中的机群足以进行一场大规模空战

“后生可畏啊!”蒋佳冀感慨说,他把这次教训牢牢刻在了心里。

取胜之道:“既在乎又不在乎”

第二届“金头盔”争夺战尘埃落定,一位记者采访蒋佳冀后感慨:“这个年轻飞行员,既在乎又不在乎,这种心态是制胜的绝佳心理状态。”

“在乎就是平时训练吃最大苦,把各种困难都穷尽。不在乎,就是在实战中抛弃那些因成功、胜利而来的附属品。”这位“空中杀手”对自己的职业有着清醒的认识。

在“金头盔”领奖台上,组织者要求每一名“金头盔”飞行员谈几句感想,蒋佳冀的话语发自肺腑:“我们对抗时是对手,未来作战时是队友。我想对每一个时刻准备升空作战的飞行员说,热爱我们的祖国和民族,这是我们自信心的源泉!”

新闻背景:

歼击机飞行员——只有胜利才能生存

上个世纪80年代,曾有人感叹“王牌飞行员”已经没有价值了。他们认为,随着“发射后不管”超视距导弹的出现和雷达,电子技术的快速发展,以后的空战只需要飞行员按按电钮就可以了。有人甚至认为,无人机不必担心高速机动中的过载力,可以在空战中比有人驾驶飞机更具优势。

然而,现代空战的“体系对抗”特点丝毫没有降低飞行员的价值。进入90年代后,经过几次实战检验迅速发展起来的“超视距空战”对于飞行员的要求比过去任何时代都高,只有最顶尖的飞行员才能在天空中书写自己的传奇。

随着导弹射程延长,飞机造价提高,现代空战中已经不再有几百架战斗机搅在一起的大规模混战。往往在一个幅员几百公里的空域中,只有2至4架执行争夺制空权任务的战斗机。而且由于导弹性能的提高,一旦进入空战,想要脱离对手夺路而逃的话只能让自己成为对手导弹的好靶子。

这就让现代空战就像是中世纪的骑士决斗一样:只在极少数技艺纯熟,装备精良的斗士之间发生。一旦交战,不死不休。

金头盔是我军战斗机飞行员最高荣誉

从上世纪70年代起,美国空军就开始组织本国飞行员每年举行大规模空中对练,在和平时期选拔出本国最优秀的飞行员。

90年代前,中国空军没有第三代战斗机,有些科研院所甚至想当然的认为未来空战中双方的飞机会像18世纪的步兵一样排成严整的队列互射导弹。并认为在这种情况下,使用老式的第二代战斗机,改装较为先进的电子设备后,凭借数量优势,应该可以取得空战的胜利。

到中国空军真正得到第三代战斗机后,在空军组织的研究战术为目的的演习中,采取上述战法的第二代战斗机部队被“打”得溃不成军。

在那之后,中国空军为了研究未来空战战术,在西北某大型基地开始大量进行不同型号战斗机之间的模拟空战。这种对练发展到今天,就成了中国空军的年度空中对抗性演习。据悉,该演习与美国空军“红旗”年度演习同等规模和水平。其目的,就是为中国空军这柄宝剑“开锋”。

我军第一位两夺金头盔的王牌飞行员蒋佳冀

来源:新华网  | 责任编辑:堵开源
  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?已经有人表态
0

深刻
1

及时
0

犀利
0

心声
1

新颖
42

荒谬
8

存疑
0

空洞

观察者官方微博

今日头条

坐飞机报销火车票 航空业死磕高铁

京广高铁开通当日,石家庄机场通知:北京等7地旅客到石家庄乘飞机,凭登机牌退还高铁价。该机场主营国内航线,受高铁冲击大。


• 推荐专题 •

瞄向何处的枪口

美国康涅狄格州桑迪•胡克小学在当地时间14日发生枪击案,造成包括枪手在内的28人丧生,其中20人是5至10岁的儿童。美国总统奥巴马向受害者表示慰问,并下令降半旗致哀。枪击案之后,美国对是否需要禁枪展开了激烈的讨论,两派言论针锋相

来自朝鲜的信号

12月12日,当人们还在猜测朝鲜何时会发射卫星的时候,朝鲜成功发射了“光明星三号”卫星。朝鲜人的“双十二”纪念日来得太突然了。这也让数十年世界的目光再一次投射在朝鲜 人身上。卫星发射成功,即便世界各国众口一词称朝鲜发射的不是

农民该拿几个钱

目前中国人口呈现三维利益结构:49.7%城市居民、2.5%有征地机会的城郊农民、47.8%无征地机会的广大中西部农村人民。城郊农民虽占比最小,但却有最大的利益空间。他们能通过农地征收商用而获得巨大收益,因此成为一个特殊的群体。当下